yushuliu

认识的人越来越多,能开口的人越来越少。如果孤独是一种病,我想治愈它。如果孤独是一种常态,我想病态着驱逐它。
世间无知己,也无酒肉朋友。

九月的广州

难得九月的广州,在傍晚也能有了些许的秋风。自修室的守护喵走在图书馆前面,放眼望去背景是晚霞映红的天空,秋风吹得典型的热带植物的叶子在沙沙作响。来到广州的第四年,我仍没有深究过这些植物究竟叫什么,只是知道它们是热带地区的标志。
我绝不能说我对广州一点点热爱都没有,那样的话就只是自欺欺人。倘若我生来就住在广州,或者我的家在这里,也许我也会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的带着轻松愉悦的心情欣赏这里高大的树木,湿热的空气,各种鸟儿动听的歌声。我会喜欢它附近的美丽或繁华的景色。北面有广西,南面有海南,东面有港澳台。这里,比起北京更像是一个合格的交通枢纽。
但我也讨厌这里,讨厌这里的人说着我一个字都听不懂的粤语,客家话。讨厌他们带着口音的普通话,讨厌他们矮小的身材,狭小的胸襟。讨厌他们事事都要分的清清楚楚,因为我感受不到人们的善意。
也许岁月会带走这些令我厌恶的回忆,剩下的只是琥珀一样的四年时光。就把一切都交给时间吧。

我们有什么资格厌倦父母

心情,在考试月、考核期的时候总是跌宕起伏。我们说不出什么原因,总是和父母话不投机半句多。也许,事实上,这种情况并不是只存在于压力大的时候,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是无时无刻。

但是我们真的有资格厌倦父母吗?

父母给予我们生命、心血、金钱。把我们从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哺育成今天的模样。现在你,认为自己是一个成年人了,应当有独立的思想,不再受父母的干涉。

然而,独立的思想是以独立的经济为基础的。

念着大学的我们,过着大部分口中那“最轻松快乐而难忘”的时刻,可我们学业不精,玩的也不爽。因为我们既不能像邻居家的好孩子一样坚持一直学习,每天六点起床去图书馆,晚上十一点回,也不敢完全放下学业,痛痛快快的疯一场。大部分的我们,是平庸的。我们用着父母的钱,过着不快乐的日子,感叹着人生有何意义。我们厌倦与父母的唠叨,讨厌他们总是催促我们学习再学习,仿佛我们的世界里只能有学习。父母永远希望,我们更优秀一点或者许多。这道理我们应该都懂,就像,你有了一支正红色的口红,还想要一支豆沙色的,我们脑海中永远都有我们期许的一个颜色。同样的道理,为什么,我们不能理解父母呢?

中年危机,大概就是发生在他们这个年龄,他们害怕自己一天天的衰老,却总看着儿女一切都不能独立,这种焦急而迫切的心情,仿佛和我们坐在考场上桌上摆着一张不会几道题的试卷一样吧。或许更为迫切,因为,一张试卷只能影响你一阵子,而你的能力将影响你一辈子。

抱怨不如理解、理解不如努力。

是的,我们永远不可能让父母绝对满意。但是请你心疼一下、可怜一下他们。为了他们也为了你自己,在你年轻的时候多拼搏一下。给自己优越的生活,给他们安稳的保障。

我想,这样大概父母即使还是对你有着很多期盼,也不至于时时刻刻焦急灼心为你担忧了吧。

为什么女孩儿发誓不嫁凤凰男

为什么女孩儿发誓不嫁凤凰男

“凤凰男”是指那些出身贫寒,几经辛苦考上大学,毕业后留在城市工作生活的男子。与之相对的概念称为“孔雀女”,是指那些从小在城市长大,在父母呵护、关心、甚至溺爱中长大的女孩儿。

前些年,社会新闻热议的话题之一就是,“凤凰男”和“孔雀女”的婚姻生活出现的各种问题,最终导致离婚的故事。

有一个在城市长大的女孩儿,虽然小时候也过过一些艰苦的日子,但十岁以后基本上就是车接车送,宠爱优渥的生活。不算是真正的凤凰女,但是也绝对是中产阶级,见过世面,举止得体的女孩儿。就像《欢乐颂》里的关关,受过良好的教育,有着高雅的兴趣爱好。那么作为这样一个女孩儿,一个并没有到适婚年龄的女孩儿,以她为代表的这一类女孩儿为什么发誓不嫁凤凰男,原因如下:

情况一:

有人说,世人对“凤凰男”存在偏见。我的观点是:不否认他们的努力和才华,但同时更在意的是他背后的家庭。中国在1971年开始推行计划生育,1982年将之写进宪法。也就是说1982年之前出生的人,大部分都不是独生子女。也就是在爸爸妈妈那一代,他们大部分都有兄弟姐妹。于是产生了第一个原因,亲眼看到父母一代很多婚姻就被那些“穷亲戚”拖垮。没错,夫妻生活该是荣辱与共,但假设,爸爸是凤凰男,他家有9个兄弟姐妹,他们这些人都在农村,生活相当拮据。我们都知道每个家庭每年都会有一些必须要花钱的事情,比如生病住院、意外骨折、粮食欠收等等。但是当9个兄弟姐妹家里出事的时候全都来找你的时候,你怎么办?“借”钱还是不“借”?在大多数这种亲戚眼里,他们眼中的“借”和“要”没有任何区别,他会觉得是自己的兄弟姐妹出息了,兄弟姐妹间帮衬是理所当然的,最可怕的是你的家长也这么认为。如果你不借钱,凤凰男的父母就会责备:“养你有什么用?全家好不容易把你养出息了,你现在变成白眼狼了是不是?!”往往面对这种指责,加之手足之情,还有情况的严重,你必须“借”钱,于是钱就变成了崔鹤诗中黄鹤,一去不复返了。而这位凤凰男却碍于种种因素,比如父母、面子、手足家中困难等等,不能开口要钱。就算在妻子的催促下,终于开口了,得到的也是回绝,因为这些穷亲戚们会一直拒绝,直到他们死。而根据经验,这个债就随着人的死一笔勾销了。可怕的不是一笔债,是每一年都会有的债。

当然,凤凰男也分等级,初级,那种勉强在城市落脚,婚姻关系典型女强男弱的上门女婿。不用说,肯定受不了穷亲戚的压榨。中级,在城市夫妇二人都有稳定的工作,但也就是每个月按时拿工资,偶尔挣点小钱,做点小生意。贷款买了房子,生了孩子,每个月贷款、奶粉钱、学费一堆,老婆还要买化妆品、包包、时不时的再逛个淘宝剁个手。生活过的也就是不过如此,没有什么闲钱,借钱一次两次可以,肯定受不了穷亲戚长期的压榨。中高级,固定资产千万以上,这些人往往是通过夫妻共同奋斗赚取的共同财产,婚姻中,男女地位基本平等,妻子素养良好,虽然不情愿接济穷亲戚,但也大致理解中国社会,这种压榨“凤凰男”的现象。所以,她们懂得隐忍,但长此以往,婚姻矛盾加深,危机四伏,如果情况继续如此,婚姻情况只能恶化直至破裂。高级,城市中的隐形富豪,这类人接触不多,在此不做评价。

综上所述,排除其他影响因素外,单这“凤凰男”的穷亲戚这一条,就足以把你的婚姻搞死。

情况二:

出生于计划生育之后的“凤凰男”,我们要讨论的就是这个人本身的世界观,以及他的父母。

虽然他们几经奋斗留在了城市里,但是往往仍然保留许多农村的“朴素”观念和传统思想。中国传统思想有精华,但也不乏糟粕,比如:绝对顺从。婆媳关系也是婚姻的一大杀手,结婚后你有两种选择,一、把婆婆接到城里,如果有条件,可以在买一套房,但往往这样他的父母就不乐意,说太浪费,也说适应不了城市生活。二、大多数情况是只能跟你们住在一起,呵呵,一大箩筐的问题接踵而至,试想,你是一个追求生活品质的时尚女孩儿,而你的婆婆来了之后,把你买的高端衣服全部手洗晾干之后你的心情。一个进屋不知道换拖鞋,就算换也是一双脏不拉几的大棉拖的时候的心情。这些习惯,凤凰男由于长期的城市生活,都已经退化了,而在他的父母身上根深蒂固,你别想改变他们,因为就算把你们搅和离婚,他们也不会改的。别以为你老公爱你,就能一切顺从你。还是那个经典问题,先救老婆还是先救妈。

爱可以改变一个人,如果你的“凤凰男”只是太过节俭,不愿意让你花钱买YSL的口红,GUCCI的包包、CHANEL的香水,这些都还OK,我说了爱能改变一个人(如果你们以后能渐渐有钱了的话)。

但是!!!!!!!女孩儿们请注意:爱不能改变一家人。所以“凤凰男”和“孔雀女”永远不可能幸福生活在一起,根本矛盾一直存在,你并不能蒙蔽你自己的双眼(就算你的老公爱你到海枯石烂,愿意为你付出生命,但不代表在与他爸妈有冲突时她也愿意维护你,就算他维护你,他也很难受,长此以往凤凰男也会精神失常。)。除非,你赚钱就像直接从国库里拿金条一样容易,并且愿意把这些钱补贴给他们这些“吸血鬼”也一样的家庭。除非,你愿意降低自己的生活品质,愿意从交响乐音乐会变成讲荤段子的二人转、从DIOR变成六神、从红酒黑松露鹅肝变成顿顿土豆炖白菜、从奥迪变成三蹦子、从明明能做一个小资女,变成整天洗碗做饭智斗公婆吸血鬼的泼妇。如果这一切但凡有一条你不能接受,请千万不要嫁给凤凰男!

门当户对很重要!

十年,不期而遇

十年,我与故乡不期而遇。十年前,我就想到了,再次回到那里大概是姥爷去世的时候吧。没敢想过,这么快。

飘雪的早上,我的心落地了,跟我在北京时的感觉不同。在广州念书时我的心是飘着的,无依无靠;在北京,我的心是装在盒子里的,有保护、有温暖。而只有到了故乡,那个只有两条主街的小城,我的心才像是落地了,埋在了土里,有了滋养,可以生根发芽了。

十年,故乡变得熟悉又陌生。熟悉的,我还记得那些路该怎么走,我还记得立交桥上的百货大楼,我还记得到了季节,桥下的烤毛蛋,黑黑的小蛤蟆装在红色的塑料桶中,街边的麻花,随处的小摊小贩,贩卖着家乡的味道。陌生的,我熟悉的人都不在了,小时候最喜欢去的冰棍厂不在了,有亲人不能相认。陌生的,故乡不再是故乡。

我心痛,我哽咽,眼泪在眼圈中打转,火焰在喉咙中燃烧。

我害怕,我绝望,旧事在脑海中流转,未来茫茫去向何方?

雪,是我的灵魂,我可以与她对话。下雪的时候,是我的世界最安静的时候。

我的灵魂被这个世界的喧嚣吵闹的暴跳如雷,它拼命地想逃离我,但美美那些小小的、白白的、神奇的雪花坠落的时候,仿佛所有逃离的趋势都消失了,它乖乖地回到了我的心里,就一直住着。我知道,它和我一样希望这雪一直下着,没人能扫走她们,没人能打扰她们。

我不能住在广州,我不能住在一个没有雪的地方,我不能让我的灵魂没有一片栖息之地。我要努力,让它早日见到雪,年年岁岁,岁岁年年。